展览:神秘岛

文/白雨婷

《神秘岛》呈现了艺术家何卉琦的影像新作,探讨当代空间形态驯服肉身的权力。该展览位于纽约三间相连的地下室中,展出作品分别呈现了一间混淆主客体关系的公寓、一组操控集体行为的城市建筑以及一个对用户施加“最佳路径”的数字流动空间。任何空间——无论是私人的、公共的抑或是虚拟的——都是运作中的系统机器,挑战及重新安排进入其中的肉身。随著现代科技不断入侵人类生活,我们的集体意识愈发疏离。时常孤身在日常生活中导航新秩序系统,其过程好似挑战一系列荒岛求生游戏。在如此险恶複杂的空间中,人是否应该夺回对自己身体的主权?

标题“神秘岛”取自凡尔纳(Jules Verne)著于1874年的科幻小说,旨在探索空间影响身体的各种方式。同名影像作品《神秘岛》(2018)影射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的”监狱群岛”(carceral archipelago)的概念,由四个频道组成叙述一则当代生存寓言,并对高度管制的城市空间系统进行鲁滨逊荒岛般的想像。艺术家设想了孤立的一个原点,在那里人们一遍遍重置自己的生活,以反抗规训控制。《文件夹》(2017)与《无名岛》(2018)两件数字作品被安置在一个闷热狭小的水表房中,唤起观者溺水窒息般的技术恐惧。当周围环绕著漂浮的形状和声音,观者正经历著双重焦虑——意识被困在虚拟的数字迷宫的同时,身体则处于幽闭恐惧般的“潜艇”中。《局外人》(2017)则重新配置了一间看似熟悉的布鲁克林公寓,而其中主人与客人之间的界限被刻意模糊。通过打破家庭日常生活与社交场合中的规则,艺术家表达了约定俗成如何塑造人际关系,同时揭露了空间机制看似逻辑慎密,实则纯属偶然的本质。

《神秘岛》展现了各种类型的当代空间中的纪律规训机制,并假设了一种策略,可通过离奇的想象以抵御其对于肉身的驯服。我们能否进入新的领地并依然保留其神秘?我们能否以局外人的身份永居其中?

策展人|白雨婷,1990年出生于中国上海。独立写作者,策展人。本科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英美文学系毕业,2018获纽约视觉艺术学院( School of Visual Arts)策展系硕士。现居于纽约。

展评

文/林梓

在儒勒·凡尔纳的小说《神秘岛》中,一伙美国内战逃亡者所乘坐的气球降落在一个荒岛上。而这个看似野生的荒岛其实则是尼莫船长精心打造的为了观察人类行为而建造的实验室。这一伙逃亡者因此从人类社会,从文化化境中被孤立了出来,成为了野生环境下求生的实验对象。在七月末的纽约Sleep Center空间,艺术人何卉琦的同名影像作品通过巧妙的影像合成技术反转了凡尔纳《神秘岛》中的角色设置。

在何卉琦的作品《神秘岛》(2018)中,她将自己近些年生活的城市纽约所特有的环境,融入进自己的影像叙事中。在作品开始时,她自己仿佛一个海难的幸存者,从纽约的Coney Island的海滩上爬起来,朝着城市走去。然后她在无人的都市环境中挖树根,抓鱼,生火,探险——从事一切努力生存下去。作品叙事的过程展现了她的种种此类行为,但影像中主人公所处的环境完全是纽约布鲁克林区的环境。创作者,同时也是作品中的主人公,使用渲染技术创造了一个钢筋水泥组成的“野生”空间。在这里,何卉琦对于凡尔纳《神秘岛》中的逃难者们的处境做出了一个奇妙的反转,同时也是隐喻:影像中的主人公虽然身处全球最高度都市化的城市中,但却宛如置身荒岛,从而要为自己的生存奋斗;而另一方面,这种高度都市化的环境和尼莫船长在野生丛林中建造的实验室之间也产生了很多联系——二者都具备丛林形态的空间,都客观上都造成了人的孤立,都有一套独立于人而运行的规则,都装配有监视的设备,都包涵了恶意的秘密。所有这些联系都成为了作品对于当代都市空间因为异化和监视而产生的批评。

另一方面,策展人对于展览的空间设计也充分利用到Sleep Center的特点,利用其狭长的走廊和拘谨的空间来安置影像和交互作品。并且通过制造黑暗空间和还原影像作品中的场景来在实体空间层面让人感觉到隔绝和压迫。在展览的另一个作品《局外人》(The Outsider)(2017),艺术家将自己的形象在一个室内空间中分割成了两个人——一个主人和一个客人。这两个形象在同一个影像空间内交流,打趣,仿佛暗示了某种主体与客体在这个空间内的错乱和模糊。在这个影像中出现了一个卫生间的场景——卫生间的浴缸内满满地摆放着艺术理论和哲学书籍,并且还有阅读台灯。策展人白雨婷将展览空间中的卫生间居然也布置成了同样的样子,从而带来了物理空间与影像空间之间的反转与交错。这种在多个层面利用空间来产生莫比斯圈式的结构十分独特,旨意加深观者对作品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