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2016

 

 

  •  

这一滩死水 黑色波浪将我推开

在深幽里浮沉

竖着的松树转而横着生长

落叶盖过我而阴影盖过湖水

我是水蜘蛛

我是一匹瘦马

 

对面坐着的人全部睡着

心急如焚的我快速开关闪光灯

黄色绿色蓝色交替迅速衰败

窜出一群面相畸形的小人

叽叽喳喳

我是不曾暴露在外的线头

我是自动开关的门

 

 

世纪从来不曾安定

灰色的光侵染着白色的云

我是无法睡去的碎玻璃

人熙熙攘攘 树飒飒作响

 

 

 

 

 

 

 

 

 

 

 

 

  •  

有梦的孩子在游荡

火光从他们身上掉落

藏进了厚重的草垛

他们喃喃自语了一会

便四散开来

 

鸽子的目光始终不忘记

所有的在做什么和做过什么

夜里它们蒙住眼睛

躲到发酵的地铁里

暗自发誓

 

在山水间游走的黑色小人

绕进电线里

迷路且永远迷路

黑风过境

在每一个金属反光里

                      2016.11.2

 

 

 

 

 

 

 

 

 

 

 

 

 

 

  •  

我在大海里   一根针掉进去了 

一根绳子都没有   一个信号都没有

 

针尖扎破了 海底的水泡 

连一点声响也没有   连一点变化也没有

 

海里的水泡一分为二 

扭扭身子于是飞向天空

连一点放缓的势头也没有  连一点犹豫的姿态都没有

                                               2016.9    

 

 

  

 

 

 

 

 

 

 

 

 

 

 

 

 

 

 

  •  

1                                                  2                                                     3             

风来了树叶就只往一边倒                          人生活在隔膜的另一侧                             它们是蛮横任性的

  尽管发出不情愿的呼喊                             而我在钟形罩下                                     它们微微抖动

    丝毫帮不上忙                                       他们喝茶                                            我拍拍它们肩膀表示安慰

      没有风的时候                                       她们跳舞

        它们精神抖擞                                        他们暗自盘算                              水流到半空中

          舒展出身体                                           她们暗暗得意                            而水草缠住脚踝

                                                                   它们都有体面的衣服                              2016.10.20

风从来都是不间断的                                   

  而树,所见之地布满了树                        饥饿的狗咬自己的尾巴

     对抗和妥协时时刻刻                            老鼠们却活得怡然自得

        而人

          若无其事把目光放向远方

 

 

 

 

 

 

 

 

 

 

 

 

 

  •  

两团泡沫啊

我亲眼看着它们分开又合上

好不容易合上了 顷刻间又变得稀薄

随即消失

 

于是有颗小沙粒落入了我的鞋里

时时刻刻地

硌得我生疼

                               2015

 

 

 

 

 

 

 

 

 

 

    在周末被打散  在工作日被拧紧

    太阳

    小心翼翼的大楼间攀爬

    严丝合缝 一丝不苟

     

    人坍塌

    人和人之间的空气稀薄

    彩色的软糖掉落在脏兮兮的地上

    在地上被踩到飞汁变形

    人始终被困在人造的房子里

     

    一个声音对我说走开

    一个声音对我说落下

    一个声音对我说往前跑

    一个声音对我说歇一下

    我面无表情的接受着一切

    肚子里咕噜咕哩在翻滚

     

    一条条被仔细分割过的钢筋

    从心房的血肉里撑出来

    突然间你说不清楚

    心上到底是被伤害了

    还是变得坚硬了

                    2016.9

     

     

     

     

     

     

     

     

    •  

    卡着我喉管的掩盖我眼睛的

    炉火在其中燃烧成荒芜的

    枝干被碾轧挤出干涩汁液的

    眼眶凹陷而冠冕堂皇的

    肮脏恶臭充满废弃液体的

    纯净透亮已经失去性别的

    欢愉高潮并唾弃着过去的

    粗鲁使劲粘稠相互相融的

    惊叫声四溢并口水横流的

    撕扯拼抢并暗暗流血的

    折磨着我和践踏着我的

    灵与肉的纷争

                                     2015.3.27

     

     

     

     

     

     

     

     

     

     

     

     

     

     

     

     

    •  

    我望着天空

    就像望着自己的眼睛

    矛盾

    但仍旧无边无际

     

    我望着连绵的雪山

    就像瞧见了心房

    异常兴奋

    但只能无言张望

     

    我看着深远的高原

    就像看着内脏

    脉搏不停的跳动

    血液暗暗流淌

     

    在白塔上平视乌鸦扑动翅膀

    穷极视野的地方

    是默默不作声的辽阔

    是安静等待着的荒芜

    人们走近又离开

    没有人打扰它

     

                                      2015.5

     

     

     

     

     

     

     

     

     

     

     

     

     

     

     

     

     

    •  

    当五颜六色的屏幕向我倒来

    我不知还能看向哪里

    眼球被炫目的光渐渐拉出

    脑子就骤然陷入昏睡

    世界懵懵懂懂时自然的光影打在脸上

    而现在矫揉造作的人造光逼迫人无处可逃

    人们相互踩着抱着从未如此亲密

    就像天生连着长在一起的喜怒哀乐

    被旋转被刺伤被挤压被炫耀

    人和人被挤压我连弯腰都难

    那我只好捧着肚子面无表情的在其中看着

    就算这样还是有人觉得我不正常

                                                  2015.5.9

     

     

     

     

     

     

     

     

     

     

     

     

     

     

     

     

     

     

    •  

    同时静止的声音和时间

    同时落下的眼帘和泪水

    同时宣判的无期和放逐

     

    微笑骤然的停逝没有迟疑

    亲密被刻意打断没有过心

    自我逐渐的耳聋没有表情

    灵魂直直的倒下没有话语

    意识想要眺望时就被打压

                       2015.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