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醒过来的时候

天与地之间是没有分界的

我在灰蒙蒙里诞生

空气里有荒凉

极尽的荒凉边仍是荒凉

 

当我大步行步的时候

我的脚下成了地

我的头顶成了天

灰蒙蒙成了纯净的灰

好像刮起了一丝丝的风

 

当我开始开口说话时

我想去说明那天和地的交点

只是我含含糊糊口齿不清

在狂风中挥舞着手

也被一层空气隔开

 

于是我又开始陷入沉睡

等待着下次醒来

形势可能会有所改变

                          2014.4.9

 

 

 

 

 

 

 

 

 

 

另一个我又站出来试图说服我自己

睡与醒是道沟壑把仅剩的理智划开

脑子有它自己的逻辑把人移了面貌

她似鬼魂游荡在山谷间和我的心间

被击溃成散沙又从散沙里聚集起来

看了越多越不懂明明世间都在湮灭

傲然挺立的山顶大石势必分崩离析

 

但愿时间是静止的能让我躲藏其中

但愿化成一粒小小的尘埃无欲无求

                                   2014.10

 

 

 

 

 

 

 

王二动弹不得

任由自己开始发臭

他翻起白眼的样子

比咸鱼没好到哪去

 

没有意义的我给他的

没有意义的名字

和没有意义的生活

他不会有抱怨

因为我并没有给他安排嘴巴

                     2014

 

 

 

 

 

 

 

 

 

 

他们说有条彩色的锦鲤

巨大而且张着嘴

轻轻地在你身旁游弋

复杂艳丽的花

来回吐露花芯

诏示着

 

他们说红木棉开花了

但是 你只看到花头向下随风飘

                     2014.3.15

 

 

 

 

 

 

 

 

 

坐在这里

一向是静默无言的

脑袋里装满沉甸甸的固体

耷拉着头

且脖子也被扯着生疼

 

人们忙着

努力托着大脑袋

还以为自己能飘起来

日子一天天过

躯壳和内脏脱水干瘪

把人都变得不像人

               2014.4.15

 

 

 

 

 

 

 

 

 

 

 

愿意放空

漂流在急行而过的时间

悉悉索索的风夹杂着伤感

 

被无视和被抛弃

脑子不属于身子

身子分离于现实

现实是蔑视人的

人始终还是苍白

 

我是我 我不是我

同样重要

妥协质疑常常争执不休

开始享受空白之时

我是我也不是我

 

空白在哪呢

是脑袋里无用记忆的边界

满是细沙的空旷小岛

无边无际的云夹着天空

枝干舒展又收起

空白在

人与人的空间蔓延

 

梦停止的时候

一块大石猛然掉落

                   2014.3.10

 

 

 

 

 

 

 

难以置信的是满地都是废纸塑料瓶子污泥沙子坑坑洼洼,散发着腋臭的男人和操着大嗓门的女人

不适说的是空气里异常的不安的小红点拍打我的脑袋而脑子也难以置信的嗡嗡作响

回到广州感到的潮湿是一种要把人拖进水里窒息至死的湿四肢湿答答地喘不过气

气氛和气候是一样地过程似乎是第一天惊异第二天无力回驳第三天精神溺亡

恐惧和累的交织我的手被拖在地上走最后脑袋也低了下来

周围并不是逼人就范的尖锐而是使你发臭慢慢腐坏

结果到最后缴械投降的不是别人 是我

                                        2014.9.10

 

 

 

 

 

 

 

 

顶在头上的时间扑哧流了一地

一座躯壳回过头来呆滞的望着我

我沉思着抑或接受

赤红的岸崖 青涩的浪水

 

放逐出阴冷得边疆荒地

囚禁在高塔不踏出一步

想一劳永逸得离开这里

为了听不见你也看不见你

 

痛是伴随着空气滑入胸腔的

把我从零点的湖水里捡了出来

又一头栽向骇人的现实

人们指着我并嘲笑我疯癫

 

消息 话语 声音 场景 味道

哪个不是令人心碎的原因

                       2014.11

 

 

 

 

 

 

 

 

 

 

山茶花开之后

一地花瓣  

粉和白都堆得厚

盖过草坪

和我

 

而青涩和年少

在那

永恒不变的

朝我挥着手

        2014.3.10

 

 

 

 

 

 

 

 

 

 

在寒冷的夜里

有傻子在街上徘徊

一片混沌

一片虚无

他们没有影子

只是在不停行走

 

在黑暗的夜里

有傻子在喃喃自语

他说他做了个梦

他说他放了个屁

他们晃晃悠悠

听着自己的回音

                2013    

 

 

 

 

 

 

 

 

 

 

灯打在

一会明一会暗的房子里

岩石

以势不可挡的力量

挤着推着落后的人

海水

来回倾灌

 

有一双手捂着我

真可恶

想要放声尖叫 嘶喊

想要去打破肉身的束缚

想要跳脱出一团浓稠的空气

想要振动一扇 牢不可破的大门

                        2013

 

 

 

 

 

 

 

 

 

树干被蛀空

听到了

风吹过  呜呜的哭声

潮水涨起又落下

在寂静无人的黑夜

 

良久 

有咯吱声一闪即逝

它不是

正常又端庄  亲切又持续

                     2013

 

 

 

 

 

 

 

 

 

 

我走进了一条斜斜的巷子

巷子两旁有挤挤的楼房

楼上好像密密麻麻站满了许多人

人们好像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我看见

巷子里有烟在飘着

幽幽的飘过我身旁

我伸手

抓住了一缕烟

哟  是酸的

           2013

 

 

 

 

 

 

2015-2016

 

 

这一滩死水 黑色波浪将我推开

在深幽里浮沉

竖着的松树转而横着生长

落叶盖过我而阴影盖过湖水

我是水蜘蛛

我是一匹瘦马

 

对面坐着的人全部睡着

心急如焚的我快速开关闪光灯

黄色绿色蓝色交替迅速衰败

窜出一群面相畸形的小人

叽叽喳喳

我是不曾暴露在外的线头

我是自动开关的门

 

 

世纪从来不曾安定

灰色的光侵染着白色的云

我是无法睡去的碎玻璃

人熙熙攘攘 树飒飒作响

 

 

 

 

 

 

 

 

 

 

 

 

有梦的孩子在游荡

火光从他们身上掉落

藏进了厚重的草垛

他们喃喃自语了一会

便四散开来

 

鸽子的目光始终不忘记

所有的在做什么和做过什么

夜里它们蒙住眼睛

躲到发酵的地铁里

暗自发誓

 

在山水间游走的黑色小人

绕进电线里

迷路且永远迷路

黑风过境

在每一个金属反光里

                      2016.11.2

 

 

 

 

 

 

 

 

 

 

 

 

 

 

我在大海里   一根针掉进去了 

连一根绳子都没有   连一个信号都没有

 

针尖扎破了 海底的水泡 

连一点声响也没有   连一点变化也没有

 

海里的水泡一分为二 

扭扭身子于是飞向天空

连一点放缓的势头也没有  连一点犹豫的姿态都没有

                                               2016.9    

 

 

  

 

 

 

 

 

 

 

 

 

 

 

 

 

 

 

1                                                  2                                                     3             

风来了树叶就只往一边倒                          人生活在隔膜的另一侧                             它们是蛮横任性的

  尽管发出不情愿的呼喊                             而我在钟形罩下                                     它们微微抖动

    丝毫帮不上忙                                       他们喝茶                                            我拍拍它们肩膀表示安慰

      没有风的时候                                       她们跳舞

        它们精神抖擞                                        他们暗自盘算                              水流到半空中

          舒展出身体                                           她们暗暗得意                            而水草缠住脚踝

                                                                   它们都有体面的衣服                              2016.10.20

风从来都是不间断的                                   

  而树,所见之地布满了树                        饥饿的狗咬自己的尾巴

     对抗和妥协时时刻刻                            老鼠们却活得怡然自得

        而人

          若无其事把目光放向远方

 

 

 

 

 

 

 

 

 

 

 

 

 

两团泡沫啊

我亲眼看着它们分开又合上

好不容易合上了 顷刻间又变得稀薄

随即消失

 

于是有颗小沙粒落入了我的鞋里

时时刻刻地

硌得我生疼

                               2015

 

 

 

 

 

 

 

 

 

 

在周末被打散  在工作日被拧紧

太阳

小心翼翼的大楼间攀爬

严丝合缝 一丝不苟

 

人坍塌

人和人之间的空气稀薄

彩色的软糖掉落在脏兮兮的地上

在地上被踩到飞汁变形

人始终被困在人造的房子里

 

一个声音对我说走开

一个声音对我说落下

一个声音对我说往前跑

一个声音对我说歇一下

我面无表情的接受着一切

肚子里咕噜咕哩在翻滚

 

一条条被仔细分割过的钢筋

从心房的血肉里撑出来

突然间你说不清楚

心上到底是被伤害了

还是变得坚硬了

                2016.9

 

 

 

 

 

 

 

 

卡着我喉管的掩盖我眼睛的

炉火在其中燃烧成荒芜的

枝干被碾轧挤出干涩汁液的

眼眶凹陷而冠冕堂皇的

肮脏恶臭充满废弃液体的

纯净透亮已经失去性别的

欢愉高潮并唾弃着过去的

粗鲁使劲粘稠相互相融的

惊叫声四溢并口水横流的

撕扯拼抢并暗暗流血的

折磨着我和践踏着我的

灵与肉的纷争

                                 2015.3.27

 

  

我望着天空

就像望着自己的眼睛

矛盾

但仍旧无边无际

 

我望着连绵的雪山

就像瞧见了心房

异常兴奋

但只能无言张望

 

我看着深远的高原

就像看着内脏

脉搏不停的跳动

血液暗暗流淌

 

在白塔上平视乌鸦扑动翅膀

穷极视野的地方

是默默不作声的辽阔

是安静等待着的荒芜

人们走近又离开

没有人打扰它

 

                                  2015.5

 

 

 

 

 

当五颜六色的屏幕向我倒来

我不知还能看向哪里

眼球被炫目的光渐渐拉出

脑子就骤然陷入昏睡

世界懵懵懂懂时自然的光影打在脸上

而现在矫揉造作的人造光逼迫人无处可逃

人们相互踩着抱着从未如此亲密

就像天生连着长在一起的喜怒哀乐

被旋转被刺伤被挤压被炫耀

人和人被挤压我连弯腰都难

那我只好捧着肚子面无表情的在其中看着

就算这样还是有人觉得我不正常

                                              2015.5.9

 

 

 

 

 

 

 

 

同时静止的声音和时间

同时落下的眼帘和泪水

同时宣判的无期和放逐

 

微笑骤然的停逝没有迟疑

亲密被刻意打断没有过心

自我逐渐的耳聋没有表情

灵魂直直的倒下没有话语

意识想要眺望时就被打压

                   2015.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