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

天与地之间是没有分界的

我在灰蒙蒙里诞生

空气里有荒凉

极尽的荒凉边仍是荒凉

 

当我大步行步的时候

我的脚下成了地

我的头顶成了天

灰蒙蒙成了纯净的灰

好像刮起了一丝丝的风

 

当我开始开口说话时

我想去说明那天和地的交点

只是我含含糊糊口齿不清

在狂风中挥舞着手

也被一层空气隔开

 

于是我又开始陷入沉睡

等待着下次醒来

形势可能会有所改变

                          2014.4.9

 

 

 

 

 

 

 

 

 

 

  •  

另一个我又站出来试图说服我自己

睡与醒是道沟壑把仅剩的理智划开

脑子有它自己的逻辑把人移了面貌

她似鬼魂游荡在山谷间和我的心间

被击溃成散沙又从散沙里聚集起来

看了越多越不懂明明世间都在湮灭

傲然挺立的山顶大石势必分崩离析

 

但愿时间是静止的能让我躲藏其中

但愿化成一粒小小的尘埃无欲无求

                                   2014.10

 

 

 

 

 

 

 

  •  

王二动弹不得

任由自己开始发臭

他翻起白眼的样子

比咸鱼没好到哪去

 

没有意义的我给他的

没有意义的名字

和没有意义的生活

他不会有抱怨

因为我并没有给他安排嘴巴

                     2014

 

 

 

 

 

 

 

 

 

 

  •  

他们说有条彩色的锦鲤

巨大而且张着嘴

轻轻地在你身旁游弋

复杂艳丽的花

来回吐露花芯

诏示着

 

他们说红木棉开花了

但是 你只看到花头向下随风飘

                     2014.3.15

 

 

 

 

 

 

 

 

 

  •  

坐在这里

一向是静默无言的

脑袋里装满沉甸甸的固体

耷拉着头

且脖子也被扯着生疼

 

人们忙着

努力托着大脑袋

还以为自己能飘起来

日子一天天过

躯壳和内脏脱水干瘪

把人都变得不像人

               2014.4.15

 

 

 

 

 

 

 

 

 

 

 

愿意放空

漂流在急行而过的时间

悉悉索索的风夹杂着伤感

 

被无视和被抛弃

脑子不属于身子

身子分离于现实

现实是蔑视人的

人始终还是苍白

 

我是我 我不是我

同样重要

妥协质疑常常争执不休

开始享受空白之时

我是我也不是我

 

空白在哪呢

是脑袋里无用记忆的边界

满是细沙的空旷小岛

无边无际的云夹着天空

枝干舒展又收起

空白在

人与人的空间蔓延

 

梦停止的时候

一块大石猛然掉落

                   2014.3.10

 

 

 

 

 

 

 

  •  

难以置信的是满地都是废纸塑料瓶子污泥沙子坑坑洼洼,散发着腋臭的男人和操着大嗓门的女人

不适说的是空气里异常的不安的小红点拍打我的脑袋而脑子也难以置信的嗡嗡作响

回到广州感到的潮湿是一种要把人拖进水里窒息至死的湿四肢湿答答地喘不过气

气氛和气候是一样地过程似乎是第一天惊异第二天无力回驳第三天精神溺亡

恐惧和累的交织我的手被拖在地上走最后脑袋也低了下来

周围并不是逼人就范的尖锐而是使你发臭慢慢腐坏

结果到最后缴械投降的不是别人 是我

                                        2014.9.10

 

 

 

 

 

 

 

 

  •  

顶在头上的时间扑哧流了一地

一座躯壳回过头来呆滞的望着我

我沉思着抑或接受

赤红的岸崖 青涩的浪水

 

放逐出阴冷得边疆荒地

囚禁在高塔不踏出一步

想一劳永逸得离开这里

为了听不见你也看不见你

 

痛是伴随着空气滑入胸腔的

把我从零点的湖水里捡了出来

又一头栽向骇人的现实

人们指着我并嘲笑我疯癫

 

消息 话语 声音 场景 味道

哪个不是令人心碎的原因

                       2014.11

 

 

 

 

 

 

 

 

 

 

  •  

山茶花开之后

一地花瓣  

粉和白都堆得厚

盖过草坪

和我

 

而青涩和年少

在那

永恒不变的

朝我挥着手

        2014.3.10

 

 

 

 

 

 

 

 

 

 

  •  

在寒冷的夜里

有傻子在街上徘徊

一片混沌

一片虚无

他们没有影子

只是在不停行走

 

在黑暗的夜里

有傻子在喃喃自语

他说他做了个梦

他说他放了个屁

他们晃晃悠悠

听着自己的回音

                2013    

 

 

 

 

 

 

 

 

 

 

  •  

灯打在

一会明一会暗的房子里

岩石

以势不可挡的力量

挤着推着落后的人

海水

来回倾灌

 

有一双手捂着我

真可恶

想要放声尖叫 嘶喊

想要去打破肉身的束缚

想要跳脱出一团浓稠的空气

想要振动一扇 牢不可破的大门

                        2013

 

 

 

 

 

 

 

 

 

  •  

树干被蛀空

听到了

风吹过  呜呜的哭声

潮水涨起又落下

在寂静无人的黑夜

 

良久 

有咯吱声一闪即逝

它不是

正常又端庄  亲切又持续

                     2013

 

 

 

 

 

 

 

 

 

 

  •  

我走进了一条斜斜的巷子

巷子两旁有挤挤的楼房

楼上好像密密麻麻站满了许多人

人们好像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我看见

巷子里有烟在飘着

幽幽的飘过我身旁

我伸手

抓住了一缕烟

  是酸的

           2013